学院风采
尚无内容。
心灵美文
尚无内容。
当前位置: 学工首页>>心理咨询>>心灵美文>>正文
 
当有一天,父母不再是我们的英雄
2019-09-23 16:05  

该如何与已不再是「英雄」的父母相处?

(这个问题收录于知乎圆桌——以家的名义,问题很长,请耐心看完)


先来说一下写这个问题的直接原因。刚才我正在网上看一些资料,母亲来到书房躺在沙发上,说她需要在这里睡一会儿。当时正在专心阅读的我很不想让别人打扰,就问母亲为什么不到卧室去睡?母亲说书房开着空调,到卧室去再开一个费电。(不要觉得惊讶,在我生活的小城,父辈的消费观念仍旧以节省为主)。但是母亲是不是想趁此机会多看看一学期没见的儿子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希望母亲能尊重我个人学习的空间,尤其重要的是我刚才读的一些东西(比如我刚才就在看一个高中生性行为分析的东西)是不适合给思想较为保守他们看的,不然会招来很多唠叨与不解。

母亲在我的劝说下执意不走,这时我口气中含着怒气的请母亲不要来打扰我。母亲愣了愣,然后说:”我老了你就嫌弃我了啊!以后你就当我死了吧!“说着就怒气冲冲的走了。我想大家也清楚,母亲这样想确实是想错了。但是在他们的意识中,一个家庭就应该一起分享空间,不能理解为什么昔日她羽翼下的儿子如此去强调一种”私人空间“这样莫名其妙的东西。

我是家里第一个从县城中考到大城市的孩子,进入大学、大城市生活,生活习惯与思想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我觉得该消费的地方就要消费,在经济可承受的基础上一味的节省并不是最优选择。而在节省了半辈子的父母看来这样的行为无异于败家;比如我特别注重时间,而在这个豫中小城中时间算不上什么宝贵的东西;再比如我强调自由的谈论一些事情,而在当了几十年老师的父亲眼中任何不是完全正确合理的话就应该纠正;再比如我考虑到时间、效率的问题不喜欢刻意的做一些体力劳动,更希望能用一定钱来购买替代劳动,但是在父母眼中哪里有自己干活省钱来得好?我真的很爱我的父母,很想去孝敬他们,但是成长的时代以及生活的环境不可避免的造成生活、交流的差异;我想诚心诚意的去爱自己的父母,想和他们自由自在的交流。可是一堵堵无形中的墙总是让我在时而的争吵中望墙流泪。

也许这是成长吧,但我真的想回到小时候,不论时间、效率这种种因素,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在一起。真的回不去了吗?


回答:/张灏@糖心理


我还记得我心目中像英雄一样的父母是如何消失的:

那一次在车站,我去接来看我的父亲,突然发现他满头的白发,他笑着说,忘染了,之后我哭了;

那一次和母亲视频,低像素的视频里,隐隐约约的色斑浮现在她离开工作、不带妆容的脸上,之后我也哭了……


1、完全依赖(completely depend on)父母,基本在仿照父母的行为方式行动;

2、孩子们的自我认知(self-cognition)开始发展,尽所有努力决定自己的行为;

3、父母期盼孩子可以独立思考、独立决策,并最终达到个人独立。

——译自人格心理学说,父母对儿童的三步影响


年少的时候,我们的身边永远站着两个“超人”。

害怕的时候,一声“爸爸我怕”,就总会有一个坚实的肩膀可以依靠;在看见新奇的小玩意的时候,一声“妈妈我要”,就总会有一双温暖的手将它送到我们的手掌心。


小的时候,父母仿佛无所不能,他们可以变出花样繁多的玩具,可以每天喂饱我们的小肚皮,可以风雨无阻地接送我们往返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我们可能听说过很多父母互相攀比孩子,却很少听说孩子会攀比父母,因为在那个年纪,自己的父母永远是孩子心目中的“英雄”,甚至可以说,他们是懵懂的孩子的整个世界。但是,总有一天,我们的世界会变大。


而他们,会变老。


他们开始变得唠叨,开始跟不上我们生活的步伐,他们渴望与我们交流,就像从前一样,却时常发现在我们忙碌的学业、工作之中找不到插话的缝隙。


这是必然的,因为我们长大离开了家,探索着这个庞大的花花世界,这个多元时代,赐予了我们无限做梦的机会,我们见识到了无数这个时代的宠儿、真正的弄潮英雄,我们渴望和他们一样,实现梦想二字。这并没有错,这也正是年轻人应该做的。


而我们中的大多数,父母都守着自己的一份踏实的饭碗,兢兢业业的两点一线。微信微博都不常用的他们,和经历着信息爆炸的我们比起来,见得确实是少了。也许回到了家,我们与父母都希望一起愉快的交流,但是发现很多观点已经不同了。他们不再能即问即答,更不太可能提供出我们想要的回答,他们偶尔只是说一些没有营养的话语,希望让这个聊天继续下去。


然后我们细细地打量起眼前的这两个中年人,才发现,我们的大“英雄”已经如此迟暮和糊涂了。一句简简单单的“你不懂”、“我在忙”,就可以将无聊的对话中止,让同处在一个家庭里的两代人回归两个不同的世界。


然而,对这个现状,两代人,都是满腹的怨气。


儿女无法原谅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沦落到这般田地,眼前的父母与内心中无所不能的英雄父母的相互矛盾。认知失调导致了焦虑,所以我们才一直想逃避。父母一方面希望像从前一样做个英雄一样守护着孩子,看着他们撒娇,享受着他们的无理取闹,但另一方面社会责任又让他们觉得自己应该让孩子像现在这样独立去闯荡。这两种认知相互矛盾,导致父母在面对子女时也有焦虑情绪。双方的焦虑就像两个装满炸药的火药桶,容易被生活中的丁点不顺点燃,矛盾、争吵就产生了。


说白了,双方都不能和自己心目中曾经的对方和解。我们还都希望彼此是曾经的模样,奈何岁月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作为子女,如何和不再无所不能的父母相处,其实很简单,跟自己内心的那个父母挥手告别,然后看着自己面前的二老。首先,请把他们当作普通的中年人来看待——很多时候我们心中的无名火都是来自对于父母过分的期盼造成的。其次,他们曾经迁就着吃喝拉撒都不能独立的我们一样,我们也试图去迁就他们。当我们明白了他们是普通的中年人并不再为此感到惋惜的时候,迁就是很容易的,就像一种道德反哺。


就像哭过之后的自己,已经和心目中的父母和解了,然后自然的以一种血缘之情与父母相处着。


关闭窗口